安徽快3走势图

言情阁 > 此情惟你独钟 > 第965章 商总的道歉

第965章 商总的道歉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累了就快睡觉,要是等我洗完澡你还没睡,我们就……”慕少凌薄唇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,添了几分旖旎。

    阮白的脸微微泛红,掀开被子,道:“我先睡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躺下,盖上被子,闭着眼睛不再看他故意调侃的眼神。

    慕少凌故意用指腹蹭了蹭她的红唇,低声喃道:“小怂货。”

    阮白红了脸,侧过身不再让他触碰,“睡衣我已经挂在浴室,你快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替她拉了拉被子,慕少凌站起,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阮白听见关门的声音,浴室传来花洒的水声,幸福的感觉充盈在心头,拿起床头柜的手机,给李妮发了一条微信后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阮白回到公司上班,组织一场会议,制定下个季度公司的发展计划。

    会议进行到一半,前台的助理敲门走进会议室,“阮总,外面有一位姓商的先生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带他去会客室。”阮白神色不变,知道商总会来找自己,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安耐不住,就跟慕少凌猜测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早上起床的时候,他就提过,今天商总应该会到华筑这边来。

    她以为商总还能忍忍,再过几天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到这边来,没想到,今天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前台助理关上门,按照她的吩咐把人带到会客室,呈上咖啡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阮白继续开会,会议结束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等员工离开会议室后,李妮靠上来,问道:“小白,你说他走了吗?”

    阮白摇了摇头,道:“就算我们开五个小时的会议,他也不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李妮给她竖了个大拇指,昨夜收到微信的时候还讶异着,还不相信被宋北玺搞黄的合作会回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陪我一起去会客室。”阮白收起平板电脑,与她一同走出会议室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会客室。

    商总瘫坐在沙发上,本来是二人座位的沙发被他肥胖的身躯占了大半,或许是等得不耐烦,他连皮鞋都脱了,黑色的袜子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妮厌恶地皱了皱眉头,真把这里当成他家了呢?她脸上的笑容如嫣,道:“商总,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商总立刻穿上皮鞋,手指扣了扣鞋边,站起来,拉了拉有些皱褶的西服外套,伸过手,“阮总,李经理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阮白想起他刚刚扣过鞋边的动作,没有回握,与李妮一同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,“商总,今天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商总尴尬地收回手,坐下,看着她们笑着,他今天来是道歉的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发家后,他就没跟过谁道歉,在心里练习了好几次的话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商总戳了戳手,赔笑着,脸上肥胖的肉全都挤在一起,油腻难堪。

    李妮觉得这个模样,比起前晚那个想尽办法吃她们豆腐的模样好看多了,她道:“商总怎么不说话?难道今天是来告诉我们贵公司决定要跟君如合作了?这种小事打个电话就好,也不用劳烦商总走一趟的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把话说得贱贱的,毕竟他之前管不住自己的手,让她又一次受到宋北玺的羞辱。

    商总连忙摇头,肥肉在脸上晃荡,随时要掉落下来一般,“不是的,其实这次来,我是想给二位道歉。”

    阮白跟李妮同时没说话。

    商总顿了顿,她们没有接话,他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深呼吸,把咖啡当成酒一般,一口喝完作为壮胆,说道:“之前是我鬼迷心窍,对两位女士做了那些动作,你们大人有大量,不要再计较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阮白与李妮对视一眼,就这样?

    李妮很是不满,“商总,你知道那天晚上你那些动作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困扰吗?我们是正经的女人,不是陪酒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然不是!”商总连忙说道,“我这个人喝了酒就管不住自己,更何况,二位实在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?”李妮不觉得这是一种赞美,尤其是在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,特别恶心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了我不说了。”商总摇头,别唬了一顿,他手忙脚乱地从手提包里拿出两份文件,“那个,不如我们就把这个合同签了吧?阮总。”

    阮白拿起其中一份,是之前的合作协议,她随意翻了翻,抬头疑惑地看着他,“商总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想,还是觉得华筑的设计理念跟豪庭的建筑理念相似,阮总,我是真心诚意的来求合作的。”商总端出一副诚恳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妮轻笑,“商总,你为什么突然要跟我们公司合作?如果我没有忘记的话,阮总的丈夫昨天才给你发了律师函,你是有别的目的吗?”

    话语被点破,商总的面子挂不住,赔笑道:“李经理,您是聪明人,有些话,也不需要点破吧?”

    “不点破我怎么知道呢?商总你说是吧。”李妮不懂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道理,现在她算是明白,被欺负过的,只有自己欺负回去,心里才是最舒服的。

    在宋北玺的身边待久了,她的三观也变得扭曲。

    商总叹息一声,被人紧紧捏着死穴,他只能认输,说道:“是,我希望我们两家公司能够建立起友好的合作关系,我们公司在a市还有其他开发的计划,到时候合作的机会也多的是,之前是我做得不对,阮总,李经理,看在我这么真挚的份上,就签下这份合同,同时,把律师函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话十分动容,阮白没有任何表情,与李妮一同看着合同。

    李妮看见合作价格,说道:“既然是商总跟我们二人赔罪,那诚意肯定是少不了,但是这个合作的价格……”

    阮白昨天发微信给她的意思就是要了这份合作,她们吃的那点亏就作罢。

    毕竟只是非礼一下,要传出去,名声也不好,打官司也好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李经理的意思是?”商总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价格不合理,商总你说这是你的诚意,但是这个价格跟之前我们谈好的价格一模一样,这个诚意显然不够。”李妮说道,谈价格这方面,她拿手,不用阮白出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