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邪龙狂兵 > 60.第60章 这还是人吗

60.第60章 这还是人吗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林雪宜只看了外面一眼,就差点晕了过去,外面的场景,对她来说,简直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杨飞拍拍她的背,轻轻地说:“别怕,躲在车子里别出来,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去……杨飞,要不然咱们退出竞拍吧?”

    林雪宜一把抓住了杨飞的手,脸色苍白,眼眸之中,隐隐有了泪光。

    杨飞叹了一口气,说:“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所有的人,都无处可逃,别担心,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又安慰地拍了拍林雪宜的肩膀,走出出租车,拔下车钥匙,把车门锁死,然后才大步走向前边。

    杨飞刚刚走了两步,所有的轿车疝气大灯,就充满恶意地对准他的眼睛,杨飞左手挡住了车灯,疾步向前,声音之中,多了一股让人打颤的冷冽之意:“谁敢上来?”

    身高两米多的大猩猩巨汉,一声咆哮,傲慢地脱掉了外衣,露出紧身的黑色汗衫,拳头砰拳头,发出闷响,拦在了杨飞的面前。

    全场的小混子们,全都狂热地叫了起来:“力哥,打死他!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跟刚出蛋壳的小—鸡似的,这么弱,怎么跟力哥打啊?”

    “呜,太残忍了,我不敢看,一想到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,马上就会被力哥虐得血肉模糊,我就不敢睁眼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疝气大灯雪亮的灯光照耀下,光头大汉力哥魁梧无比的影子,被拉得长长的,仿佛魔鬼似的,不停在地下蠕动,而相对而言,杨飞在他的面前,就好像一个未成年孩子似的。

    过道中间,留着不少停车位,一辆悍马就停在中间位置,驾驶位上,一双幽深,猎鹰一般凌厉的眼睛,此刻正透过挡风玻璃,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李顺!

    悍马副驾驶上,豹子饶有兴趣地摆弄着一台单反,正调整焦距,对准了外面,准备拍摄。

    林雪宜在出租车中,紧张地看着走道上,看着那个力哥,仿佛一头黑瞎子似的,迎着杨飞冲了上来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大猩猩一般的力哥,慢慢逼近杨飞,速度渐渐加快,顷刻之间,他已经冲到了杨飞的面前,一伸手,就去扼杨飞的脖子,动作粗犷凶恶,仿佛老熊抓鸡似的。

    杨飞淡淡地看着他,动也不动,眼眸之中,懒洋洋的没有半点戒备之意,其余的小混混,全都兴奋地叫了起来:“打死他,打死他,这家伙都吓呆了!”

    悍马车中,李顺抽出一根九五至尊,啪嗒一声,一簇明亮的火焰,在车中出现。

    豹子咧了咧嘴,手中的单反相机,靠近了挡风玻璃一点点,嘴中说:“大哥,咱们打个赌,我赌这小子,在阿力手下,撑不过三招,就得趴下!”

    他充满恶意地笑了笑,说:“所有败在阿力手中的人,都是断手断脚的,不过他最好祈祷别碰上白杨,白杨的刀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李顺看了他一眼,默默地用打火机去点烟,什么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杨飞忽然出手了,他的腰杆,挺得笔直,只伸出一只手,便稳稳抓住了光头大汉力哥,小腿一样粗细的手腕,眼神依然淡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愕然,他可没有想到,这个小白脸,竟然敢和自己较劲儿,他下意识地用猛力,一翻手腕,向上一举,想把杨飞举在头顶。

    这是力哥的绝招,将人举在头顶,然后狠狠摔下,屈膝一顶,完全可以击碎敌人的脊柱。

    举不动!

    力哥一身力量,足足有五百斤以上,可是这将近半吨以上的力量,似乎对杨飞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他仿佛浇铸在地上的铁桩头,纹丝不动,依然淡淡地看着力哥,眼眸之中,有着讥诮之意。

    力哥满脸涨得通红,大吼一声,抓住杨飞的手臂,以肩膀为轴心,弯腰狠狠向前一摔!

    摔不动!

    杨飞依然淡淡地看着他,眼眸之中,没有任何感情,而周围的混子,却惊得目瞪口呆,傻傻地看着杨飞,谁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阿力自幼牛高马大,天生神力,五六岁的时候,被一个大财团老板看中,送到沿海地区的某个城市,接受系统而残酷的擂台训练,然后打地下黑拳。

   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阿力本身,就代表着胜利,擂台上的王者,只是后来他不肯打假拳,才连夜逃回了家乡燕南市,后来被李顺招揽,成为李顺名下,真正的金牌打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居然在最擅长的力量方面,奈何不了杨飞?

    这让无数混子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悍马车中,李顺点燃的打火机,不知不觉的,火焰熄灭了,他嘴中叼着的烟,熏黑了并没有点燃。

    而副驾驶上的阿豹,却目瞪口呆,喃喃地说:“好厉害,阿力能把一头犍牛摔倒,这个家伙难道是大象?”

    力哥转过身来,额头上满是冷汗,眼睛之中,全都是震惊之意,一咬牙,猛地一个头槌,向杨飞的脑袋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混子,眼睛都瞪圆了,这是阿力的绝招,他的脑袋,练过醍醐灌顶之类的铁头功,别说血肉之躯,就算十块青砖,力哥也能一个头槌,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杨飞的嘴角,翘起优美的弧度,他忽然同样一个头槌,撞向力哥的光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让人听了牙齿发酸的闷响,力哥惨叫一声,身子踉踉跄跄后退,嘴角和鼻孔,包括耳朵都流出鲜血来,他头痛欲裂,往后退了两步,终于支撑不住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杨飞慢慢抬起头来,格勒勒一声,活动了一下脖子,拍拍脑袋,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悍马车中,李顺的九五至尊香烟,掉在地下,豹子也愣愣地看着杨飞,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刚才还叫嚣不已的小混混们,全都惊呆了,看杨飞的眼神,仿佛看怪物似的。

    尼玛,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杨飞活动了一下手脚,向着悍马车的方向,翘起大拇指,然后翻转向下,狠狠地一戳。

    他昂起的下巴,斜睨的眼神,嘴角的笑容,甚至变得有些狞恶,让所有的人,脊梁骨上升起一股凉意来。

    李顺隔着透明的挡风玻璃,静静地看着他,两个人的眼神,在空中碰撞,好像溅起了火星子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空气都仿佛停止了流动,李顺身边的豹子,连呼吸都喘不过来了。